郎骑竹马来

群宣

#徐海乔水仙语c#
#顾景戏#
唔,以戏引人,望不要嫌戏渣!此脑洞出自微博,侵删。
欢迎加入乔叔水仙语c,群号码:633707300
————————————————————————
同舟共济     并肩同行
封景
酒吧灯火明灭,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虚假荒淫的笑容。搂着年轻乖巧的小男孩,笑的肆意,举杯示意大家一起喝酒,而后一口干了半杯红酒,在怀里小男孩嫩脸上响亮的亲上一口。
以酒精麻痹着心脏,以淫乱宽慰着寂寞。眼眶不知不觉的泛着些许红色眸光朦胧唇线冷冽虽扬起却没有丝毫笑意在其中。
不知迷乱的思绪发散到了什么地方,突然气性一来甩开怀里的人跌跌撞撞走到窗边,一面拿着手机按着,凭着直觉播了一人的电话。前额抵在冰冷的窗户上,一丝清明缓慢涌了出来,唇瓣一抿,狠狠挂断了电话。随即便生悔意,怔愣的盯着手机,也不知什么驱使又拨通了他的电话,听那人接起却不等他说话,自己先开口呛声/顾天成!你什么意思啊……你是可怜我吗?……我封景识人不清我认了,不用,不用你来多管闲事!
顾天成
夜幕深沉,整栋大楼只剩自己所在的顶层还明着灯火,桌上文件堆积着,微蹙着眉看一份合同,秘书又送来新的文件,听见人出门的声响也未抬眼。一声电话铃响打破了寂静,屈指轻按眉心,眼中掩不住的疲惫。看到来电人姓名,像从文件中清醒,眼中温柔的仿佛能溢出一汪春水。稍微顿了顿,那边似乎很是急切,一遍铃声还未响完,就突然挂断了。并不着急,而是掐着点,果然铃声再次响起,接通没有开口,起身静静走到落地窗前,看繁华夜景。耳边是那人不稳的呼吸声,接着是那人似是愤懑却莫名有些依赖感的话语响起,应是喝了酒的缘故,显得格外脆弱,听得一阵心疼,握紧垂于身侧的手,声音带着压抑的严肃/你在哪里?/那人并未回复,只是那坚强不甘示弱的话语此时更让自己心疼的坐立难安/别喝了/说话间拿起外套,迅速定位,驱车前往/我马上去接你
封景
挂人电话醉酒迷糊中也没听清电话那头说的什么,转身又回酒桌上继续醉生梦死。脑中反复着厉睿讥讽的话和表情,嘴角冷冷一扯,眸光泠然深邃,生生止住一正欲趴上自己怀里的人,单指挑起他下巴,凑近一笑/我很可怕吗?
正调戏间,门突然被人推开,怔愣的看着那人朝自己走来。
顾天成
很快到了酒吧,因嘈杂的环境皱起眉,耐着性子询问了那人所在的房间,直接推门走进去,便见人挑起一人下巴,笑得蛊惑,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冷着脸过去把外套裹在人身上,搂着人肩膀迫使人站起来
封景
踉跄的被人带着站起,醉眼惺忪中想挥开夹着自己肩膀的手/你来干什么?顾天成!我说了我不用你可怜!
顾天成
握住人乱舞的手搂紧人,声音冷静而克制/我从没想过要可怜你……/知人现在可能听不进去,便不再解释/现在,跟我回家。
封景
回家?/醉的迷迷糊糊间听到这个词,迷茫的看向那个搂着自己的人,傻傻的勾唇一笑,乖巧的靠在他肩上/好,回家……我们回家……
顾天成
轻轻揉揉人柔软的头发,半搂半抱的把人带回去,看人躺在床上,卸去了一身锋芒,变得格外柔软,眸中温柔起来,待人呼吸平缓睡着后,才走到窗边打出一个电话,压低声音/可以实施A计划了……/微侧头看到床上的人,原本冷厉的表情变得温和,只是声音依旧冰冷/他伤了我的人,我又何必为了之前他对他的感情手下留情……他是我顾天成的人
封景
醉酒中跟人回了家躺上了床,不安的蜷成一团,自顾自的扯了人被子盖上,熟悉的气息围绕着似是安心了许多。
大概是打从心底相信着这人,他不同于厉睿,不同于任何人……
朦胧中听到人在打电话,蹭蹭柔软的枕头,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自己也听不清的话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评论